从“修电视机”开始追梦成燃气热水器行业老大
发布时间:2018-03-09 11:38
从“修电视机”开始追梦成燃气热水器行业老大
 
 
 
时光匆匆,蓦然回首,让人慨叹“时间去哪了”。但在顺德改革开放大浪潮中,总有那么一群弄潮儿,让过往的岁月喧嚣。
 
 
过去的30年中,他们曾经是小人物,但凭自己强大的魄力和能力,伴随着珠三角城镇化而崛起,更改变了这个曾经落后的桑基鱼塘之地。作为行业中的佼佼者,他们亦担当起应有的公共责任,反哺社会。
 
 
筑梦容桂,源于千亿大镇的蜕变,更源于平凡个体因梦前行的勇气。从本周开始,南都顺德新闻部将以专题报道记录这些人物,激励新的梦想者在新的30年里前进。
 
 
 
2013年8月28日,万和电气20周年庆典现场。“掌舵者”卢础其正作着题为“我的梦”的演讲。在数千员工面前,他说,20多年前他曾有一个梦,这个梦想关乎超越———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他创立的桂洲城西电器厂(万和前身)还在给另一家龙头企业做配件的时候,他就已下决心,将来一定要超过这家企业。五六年后,他的梦想就实现了。
 
 
 
“只要你真想去干,美梦总会成真!”在庆典上,他勉励员工。
 
 
 
卢础其是万和集团这个逾30亿元级财富家族的掌舵者。这位看上去温和、安静的65岁企业家,在30年珠三角城镇化过程中,已成为家电之都顺德崛起的一位新财富人物代表。
 
 
他起步于修“电视机”,崛起于制造燃气热水器,又花了10年将家族企业推向资本市场,成为管理规范的公众企业。此外,他们家族“兄弟”共同治理的模式,与四川新希望集团的刘永好四兄弟所代表的“分治”不同,也同样被外界所关注,甚至成为学界视野中的家族企业传承另一个范本。
 
电工起步三次“修理电视机”的跨越
 
 
1987年,当年顺德锁厂最好的技术工人卢础其已经38岁了。这位邮递员之子还有三个弟弟:其中三弟卢楚隆,四弟卢楚鹏,他们都是自己的徒弟,后来都参与创建了万和,还有在锁厂的徒弟叶远璋,与他们情同手足,在未来万和庞大的财富帝国中,他也一直是重要的一员。
 
 
新中国成立那一年,卢础其出生于顺德桂洲红旗乡一个普通邮递员家庭,孩时他顽皮到曾经逃课接近半月,只为逃避学校的割草劳动课程。他回忆说,他小时候热爱数学,但其他课程“不怎么样”,有一次在上语文课上开小差被语文老师发现,老师正在面朝黑板写板书,但还是大声提醒:“卢础其,你在做数学题吗?”谈起这个,卢础其甚至一度站起来,模仿着当年老师批评自己的腔调。
 
但或许正是与数学和理性逻辑的结缘,注定他以后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路。“文革”来临,卢础其高中还未读完,进入了当地的顺德锁厂,成为一名无线电技术工人。
 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识风气之先的顺德容桂人已有所行动,他们在1978年开创性地引入了一家“三来一补”企业容奇大进制衣厂,又于同年在桂洲细滘河畔的荒地上搭起窝棚,建立一家羽绒厂———后来格兰仕集团前身。1984年,容奇镇珠江冰箱厂成立了,创始人潘宁以手锤、手搓等简陋工具,敲打出中国第一台双门电冰箱———这是后来的科龙。
 
 
在那个年代,家用电器开始进入先富起来的家庭,电视机是其中代表。从18岁进入顺德锁厂做技术工,被评价为“自学能力超强”的卢础其很早就掌握了无线电技术,一般电器修理不在话下,“那时桂洲有头有脸的人,找我去帮他们修理电视机,一个月也能赚两三百元,当然以义务为主。”
 
 
卢础其凭借修电视机攒下的1万元,再另借了1万元,买来一台数控切割机床,带着徒弟在自家作坊帮别的厂家生产模具,一个月能赚3000元,他将此称为“第二次修理电视机”。
 
 
1987年,顺德锁厂改名为桂洲油汽炉厂,并转型生产打火机。这一年,卢础其拉上弟弟卢楚隆、弟弟卢楚鹏,还有锁厂带过的徒弟叶远璋,下海创办了桂洲城西电器厂,为打火机产业做配套,这家在红旗乡一家小有名气的民营家电配套企业,后来引来的大客户还包括万家乐燃气具公司。万家乐此前又称顺德二轻玻璃厂,因引进日本技术,在上世纪90年代率先进入燃气热水器行业。
 
卢础其记得,那一年他第一次当厂长,工厂利润达到30万元。但他认为,这只不过是“第三次修理电视机”。
 
 
家族崛起龙头企业带动城镇发展
 
在三次修理“电视机”后,他决定不再为他人作嫁衣裳。1992年2月他冒险创办起了一家燃气热水器厂,而这与其服务厂家弃用他的一项更简易的“水控式电脉冲发生器”有关。
 
他在2013年万和电气20周年庆典上讲的那个插曲就发生在这段时期。据他说,当他有了“超越龙头企业”的想法时,并不敢告诉太多人———但其弟弟卢楚隆例外。“我弟弟很相信我,说我哥哥一定行!但是他按捺不住,把消息告诉了他妻子。结果我的弟媳笑掉了大牙!”
 
他给初创的这家工厂命名为“桂洲热水器厂”。在当时,只有乡镇企业背景的企业才能挂“桂洲”二字,卢础其凭借自己的电工背景,硬是说服了当地镇委书记,把这个名字给他,“1992年2月,带有水控式电脉冲的样机生产出来了,一共十几台,我家弟兄都装了,(桂洲)镇委书记、镇长都装了,他们用得很高兴,而我们希望挑毛病,这是国内最早的水控全自动燃气热水器。”
 
1992年小平南巡,开放、产权改革成为热词。桂洲镇委镇政府也希望卢础其的这项发明能够带来新变革。卢础其回忆,时任镇委书记何作力开着车,带着他四处帮忙找厂房,后来选定了桂洲细滘村一处腰果厂房,租金是25万元/年。当年5月,卢础其在教导原腰果厂的十名工人基础上,下令当月生产3000台热水器,每完成一台奖励10元,结果每人当月奖金就超过千元。
 
“那时是商品短缺时代,原材料供应需找批条,但产品生产出来后却不愁卖。”卢础其回忆说。1993年8月28日,万和企业集团公司成立,卢础其找广州工业设计公司设立了万和品牌,在热水器产品和说明册上都标上“万和”的LOGO,“新产品与新品牌,这在当时来说也是一种新商业模式。”
 
 
“不愁卖”的万和品牌冲击着当时燃气热水器的4大国有品牌:神州、玉环、沈乐满、万家乐。万和集团总裁卢楚隆后来称,在1998年,万和销量实际上已经超越了当时中国燃气热水器行业的龙头老大,此后这一地位再也没有让出过。
 
 
当年的广西籍青年张文超见证了这一过程。1991年,22岁的张文超从容桂另一家五金厂跳槽到万和,“万和当时在容桂制造企业中规模够大,工资达到650至700元一月,比原来的五金厂高出300元。”2001年,张文超在容桂海尾河畔的小区买房,这套商品房套内面积89平方米,当时只需15.6万元。张说,当时像他一样从外地来万和打工买房的,还有很多个。
 
张这样的产业工人成为当时顺德城镇化的一支新兴力量,1990年代后期,万和附近的自然新村、桂懋豪庭等现代化小区开始涌现,直到今天,面积仅80平方公里的容桂有逾500个楼盘(含单体商品楼)。张文超认为,除了创造财富增加税收,万和这样的企业无疑带动了当地城市发展,而当年容奇、桂洲一时成为顺德两大经济强镇。
 
卢础其还讲了一个故事。2000年后,万和先后到地价更便宜的高明、中山去拿地建厂房,上马烤炉、洗碗机等新产品项目——— 眼看着万和可能要“流失”了,2003年,顺德区委区政府将“把万和拉回容桂办厂”确立为一项政治任务。
 
当时顺德在容桂高黎规划了一个工业园区,作为佛山高新区的顺德分园,但这个园区的地价却高达25万元/亩。时任顺德区委书记杨浩明、区长周天明经过调研,为了留住企业,并在顺德建立总部基地,有意调低地价,最后双方成交价格约为7万元/亩。
 
这次事件却让容桂高新区加速成型,因为调低的地价吸引了越来越多实力企业的入驻。这个园区成为新合并后的容桂镇的一个产业发展引擎,十年后的今天,园区已诞生4家上市企业,包括德美化工、万和电气、顺威电器、华声电器,位列顺德上市板块之最,也成为当地镇政府在此番新型城镇化趋势中,推行产城融合战略的首选地。
 
2014年4月,南都记者试图寻找万和集团发家轨迹。依靠老员工黄惠光的带领,来到位于现在红旗社区红中路万和最初的工厂,此时它只保留一栋三层厂房,作为员工宿舍,其他的两间据称已被村里回购,租赁给其他工厂。当年火热的生产图景,已变成斑驳的建筑外墙,以及四周密集民居和狭窄街道。
 
而与之对应,则是20多年来顺德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,以及万和布局在全国的容桂、高明、中山及安徽合肥等六处生产基地。2013年,仅万和新电气———这家中国燃气热水器龙头企业年销售额是37亿元。
 
二代接班给职业经理人与“二代”们相应的平台
 
万和究竟有多大的财富版图?据卢础其自己介绍,目前通过万和集团控制的旗下实业,如万和电气,除了燃气具外,厨房电器产业也在快速发展;汽车配件产业也是一个新增长点,控股的上市公司鸿特精密前景很好;而旗下还有金融管理公司,目前万和是顺德农商行和揭东农商行的大股东之一。
 
为了管理庞大的企业,万和在很早之前就尝试过引入职业经理人。2000年,安徽合肥的洗衣机企业荣事达副总李洪峰进入卢础其视野,他将其成功请了进来,“但是期望很高,业绩并没有好转,一年时间,他就离开了。”
 
此事并未阻止卢础其聘请职业经理人的决心,不久,他开了一次董事会,当时有3/4的人认为请职业经理人利大于弊。在这之后,这战略仍一直在进行。在万和20周年庆典现场,另一位职业经理人宫培谦也受人关注。这位目前兼任国内营销中心总监的万和电气副总裁来自江西,曾为数学老师的他上世纪90年代辞公职进入万和,后跳槽到科龙,在科龙风波之际回归了万和。卢氏三兄弟一直与他惺惺相惜。“他擅长营销,也喜欢营销,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。”卢础其告诉记者。
 
除了职业经理人战略,通过资本运作让万和电气成为公众公司,是卢础其在家族企业管理的另一战略,但这一步走了约9年。2002年万和曾借壳海国实,欲从三板市场上市;2003年则试图收购主板粤美雅,二度借壳上市,但都先后折戟。
 
 
借壳之路受挫后,卢础其将更多精力放在做强做大自己企业上,这一步跨度8年。2011年初,万和电气和控股公司鸿特精密先后上市,一个是中小板、一个是创业板,向社会募集资本达14.6亿元,曾有媒体以“佛山卢氏的狂欢”来形容这一事件。
 
 
但事实上,万和电气在上市前后还是有波折。2011年9月,万和电气在2010年底,曾遭遇勒索一事经媒体披露。
 
 
对于“上市不利传闻”一事,2014年4月,卢础其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,坦诚回应,万和只是做了回“出头鸟”,并称:“改革开放30年间,民营企业是在夹缝中求生存。”
 
卢础其回忆说,2011年初在北京举办了一场上市企业见面会,证监会安排12家拟上市企业董事长接受面谈,他被排在第10位,“见面会时,我是脱稿讲的,其中一段是要回应企业上市的目的,我的回答是‘规范管理’,至于‘募集资金’,其实我从来都不缺钱。我当时这么回答———如果别人的钱拿给我来用,我会比用自己的钱还要担心;我的钱花出去就是出去了,别人的钱我可得三思而后行,这也是我的真实感觉。”
 
 
“公司上市是发展的一个新起点,而今迈步从头越!”他摆了摆手说,他现在每天还在坚持学习、看财经新闻,也很关心目前的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,“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,市场、政府的边界界定是如此清晰,这与我当时创业时的经济环境完全不同,这更有利于民营企业自主创新。”
 
 
顺德的民营企业已进入了“二代接班”的节奏。“卢宇聪,目前是总裁助理,负责电子商务和科技研发总监;杨颂文,是我的女婿,他是香港人,但海外事业部是他一手运行起来的,一季度海外事业部还有60%的增长。卢宇阳,目前是公司董秘,他是卢楚隆的儿子。”2014年4月,卢础其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,谈及企业传承时认为,对于家族后代,他希望给他们每个人一个平台去成长,但并非“拔苗助长”,最重要是良性互动循环,“对工作有兴趣,就肯定会有很多创意、激情,如果没兴趣,一切都拉倒!”
 
“他们这些二代,首先是给其足够资源,让他们更具兴趣发展起来;我们没有指定哪个二代成为董事长或总经理,他能进最高管理层,是其本事的体现;上市公司公开透明,保证管理是规范的,自然也不会给我儿子、女婿开后门。”卢础其强调。
 
 
对这一点,他保持清醒:“虽然我们的后辈进入了企业,但是我们能做到量才使用,待遇上一视同仁,严格以绩效考核来说话,坚决不搞特殊化。”
 
 
目前,万和电气控股子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员工已逾5000人,51岁以下的员工达到4900人。卢氏三兄弟除保持决定控股地位外,更多生产、技术、财务的重要岗位是由职业经理人担任。卢础其坦言:“作为老板,为了让职业经理人发挥最大才能,我主要是给他们定好责任权力义务,三者对等,他们也知道我的心态,是希望把企业规模做大做强,市场占有率提高,企业在市场才有话语权。对于社会上的一些事务,我也鼓励他们多一些参与,至于我,则是选择性参与,我们是做企业的,企业一定要做强做大,提供就业税收,对社会才是贡献。”
计划3年内销售额达100亿元
 
目前卢础其所控股的企业已扩展至高明、中山、鹤山、肇庆、揭东、合肥,贴有万和品牌的厨卫电器产品更是在全国销售,万和创造就业岗位更是上万,执掌企业每年税收贡献额位列顺德前五。
 
 
即便已经65岁了,卢础其的商业梦想还在延续,2013年年底,销售额突破37亿元的万和电气,提出了3年内达到100亿元的目标。
 
 
2014年4月,在顺德本地工业投资低迷的背景下,万和电气却发布了斥资5600万元,在顺德杏坛购地的新计划,用于生产壁挂炉和新能源热水系统的核心配套产品,为百亿目标默默准备。而卢础其的女婿杨颂文,这位对万和电气海外业务有巨大贡献的家族二代代表,则奔波于广交会和顺德之间,第一手了解出口市场情况,又积极参加由美国商务部举办的“选择美国”路演会,试图为万和集团国际化寻找合适的并购机会。
 
两个月前,万和电气4楼董事长办公室内,一幅“洞烛先机”的画作让这个办公室显得与众不同。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的卢础其回忆起40多年商海沉浮,却连连谦称过去成绩不值得提,“我还在努力,精力也很好,今后有好东西,再说!”
 
 
财富值
 
 
截至2013年年底,万和电气(002345)的总市值约为45亿元,作为实际控股人,卢础其、卢楚隆、卢楚鹏三兄弟的控股比例为75%,卢氏三兄弟的股份账面价值约为33.75亿元。
 
 
截至2013年底,鸿特精密(300176)的总市值约为12亿元,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广东万和集团有限公司(卢础其、卢楚隆、卢楚鹏三兄弟的控股比例为75%),卢氏三兄弟所持股票的账面价值约为3亿元。
萍乡城事网